关注新型经营主体 致力疫后恢复重振

作者: 发布时间 : 2021-01-05 发布单位 : 点击数:9790

——关于恢复和发展涴市镇疫后农村新型经营主体的对策与建议

市政协委员 肖 刚


在去年2月中国正遭受新冠疫情无情肆虐的关键时刻,习总书记就作出重要指示,指出:“越是面对风险挑战,越要稳住农业,越要确保粮食和重要副食品安全”,并强调要“把农业基础打得更牢,把‘三农’领域短板补得更实。”

涴市镇地处长江南岸,上接宜昌,下连荆州,国土面积148平方公里,常用耕地面积121905亩,是一个以粮棉油种植为基础、特色农业快速发展的农业大镇。全镇有专业合作社等农村新型经营主体79个、家庭农场27家,在保障松滋粮食生产和副食品安全上发挥着重要作用。然而,在疫情肆虐期间,涴市镇的各类新型经营主体均受到不同程度的冲击,严重地制约了涴市镇农村经济的发展。在疫情进入常态化防控之后的今天,如何“确保粮食和重要副食品安全”、实现涴市镇农业高质量发展,做好农村新型经营主体的恢复发展工作显得尤为重要。

一、疫情对涴市镇农村新型经营主体的影响

涴市镇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经营范围主要集中在蔬菜、稻米、苗木、鱼虾、棉花等领域。疫情爆发时,正值春节鲜活农产品消费旺季,由于疫情导致物流受阻、供应链断裂、消费不振等原因,农产品价格急剧下挫或大量滞销,全镇农业生产合作社、家庭农场、农业大户等新型经营主体都遭受了重大损失,元气大伤。概括起来,疫情的影响主要体现在以下四个方面:

(一)延迟了农业生产。由于疫情期间出行受到限制,农药化肥等生产物资供应滞后,农业生产被迫推迟。特别是养殖业,因饲料供应受阻,造成的损失更大。

(二)贻误了销售时机。由于多层交通管制及入市检测,产品从产地到消费者手中程序过多,大量的生鲜产品因时间贻误而遭受损失;加上运输条件有限,也增加了在途消耗。

(三)收窄了销售渠道。疫情期间主要靠定点配送实现交易,原有销售渠道不畅,也造成了产品的积压和浪费。

(四)限制了销售种类。牛蛙是涴市镇的主要农产品之一,疫情期间禁止销售牛蛙,一大批成熟牛蛙被就地处理;受舆论影响,部分消费者盲目相信不能食用鱼虾等言论,对不少养殖鱼虾产品的经营主体造成了重创。鑫满塘生态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是我镇规模最大、经营最好的新型经营主体,是“双水双绿”模式的代表,该公司采用稻田综合种养模式,主要从事优质稻和虾、鱼、青蛙等农副产品生产经营。2019年生产优质稻米930吨、小龙虾250吨,销售收入超千万元。但受疫情影响,2020年小龙虾减产过半,牛蛙禁售无收入,损失超400万,成为涴市镇遭受疫情创伤最深的新型经营主体。

二、恢复发展农村新型经营主体的对策与建议

(一)强化基础设施。要加强应急储备能力建设,做好基本农产品储备工作。要在综合考虑储存成本、管理成本和社会效益等因素的前提下,设计建设合理的储备体系和冷链体系,增强储备保障能力,实现在突发状况下既能满足市场供应、又能拉长生鲜品销售周期的目标,同时弥补生产物资单纯靠外地调入的短板。要紧紧把握253省道建设的契机,优化镇域交通运输基础,联通农产品输出通道,提高运输效率,减少在途消耗。

(二)协助产销对接。突发的疫情阻断了原有的农产品供应链,直到目前,市场供需双方信息不对称的问题依然存在。因此,要围绕当前涴市镇农副产品特别是生鲜产品销售难问题,大力协助新型经营主体与外市、外省相关加工产业或销售主体进行对接,以缓解当前的困难,同时拓展产销长期对接的渠道。要引导、鼓励和支持新型农业主体通过线上团购、订单销售、“商超直供”、“社区直销”、“集团直采”、“在线直配”等方式拓展销售渠道,并为其提供服务。

(三)抢抓政策机遇。在疫情发生后,中共中央、国务院出台了包括减轻企业税费负担等一系列支持各类小微企业恢复发展的政策措施,但位处基层农村的新型农业经营主体对政策的敏感性不强,对许多原本可以享受的政策如金融支持政策并不了解,或者觉得落实程序复杂操作麻烦干脆放弃。对此,各级各部门在制定落地各类扶持政策和措施时,一方面要紧盯基层、额外关注新型农业经营主体进行广泛深入的宣传,一方面应尽量降低门槛、简化流程;各级领导干部特别是农村基层干部要主动上门宣传政策,了解需求,并协助他们进行办理。

(四)增强产品竞争力。要经常性组织农技部门开展农技知识培训推广活动,不断提升农业产业科学化、精细化生产水平;要强化品牌意识,引导和帮助农村新型经营主体走创新发展、特色发展之路,打造优质产品,创建特色品牌,不断提升农产品竞争力;要抓好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工作并指导经营主体积极主动进行相关检测,配合销售方提供相关证书;要引导有实力的经营主体进行农产品深加工,提高产品附加值。

我们相信,只要我们坚定信心,齐心协力,共克时艰,包括涴市镇在内的我市所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一定会走出疫情的阴影,迎来恢复重振的又一个崭新的春天。


【打印本页】【关闭窗口】